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女生 自慰 影片,新手必看

“以后这个家里什么事你都要听我的,张建国给你说了什么你多要告诉我,只要你能做到这件事,那我可以饶过你,而且……而且我还可以给你福利。

  ”本来苏茜一幅毋庸置疑的口吻,但是她说到福利的时候,忽然脸红了起来。

  我根本都没有犹豫,立马说:“肯定能做到,嫂子你就放心吧。

  ”“过来吧。

  ”我话音刚落,苏茜就对我说。

  我有些激动,走到床边,她指了指床边,我便坐了下来。

  “今天我们做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张建国,他要是问成功了没,你就说成功了,之余细节,你自己去想。

  ”我刚坐下,苏茜就在我耳边说。

  我看到她的脸上泛起潮红,很诱人,但是我现在又不敢再造次了。

  “嫂子放心。

  ”我说道。

  “那好,你……你回去吧。

  ”苏茜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闪烁,咬着性感的红唇说道。

  我惊讶说道:“啊?这就回去?”苏茜听完我的话,脸上更红了。

  “怎么你不回去还想让我帮你解决?”苏茜眼神中露出狡黠的神色,说道。

  “嫂子,你看我这还这么明显,根本就不想办事了的啊,这张总一看就知道。

  ”我看了一眼还头角峥嵘的地方,为难的说道。

  毕竟我这上来也没穿衣服,光着身子就直接来了,出去张建国看到一定会怀疑的。

  我看到苏茜听到我的话,脸顿时红透了,娇嗔着在我腰间细肉上掐了一把。

  “躺床上,快好了给我说一声。

  ”苏茜一脸妩媚的看着我说。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难道这是要给我……可是我想多了,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只好似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握住那处。

  “嘶……好舒服……”我只感觉一股凉意袭来,但是我小腹中的邪火却变得异常旺盛起来!……足足十分钟过去,我还是没有想释放的感觉,倒是苏茜已经有些累了,从左手换到右手,再从有右手换到左手。

  我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享受着苏茜给我的服侍……又过了几分钟,我看到她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有些于心不忍,也就不再贪图享受了。

  “嫂子,我……”我刚说到一半,苏茜手上的动作忽然快了很多。

  “啊!强子你……”苏茜忽然惊呼一声,带着怒意,但是(极品少妇的诱惑)更多的却是娇羞。

  刚才本来我就快释放了,但是苏茜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一个没忍住,提前释放了出来。

  本来我就很强悍,现在又被苏茜这样的美人伺候,更是雄伟,一下子就爆发出浓烈的……因为实在突然,她的玉手上,胸前的柔软上,香肩上,嘴角上……都是我爱的结晶!我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忽然产生前所未有占有她的欲望。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了,让人欲罢不能。

  “你坏死了,跟你说了快好了告诉我……”苏茜抽出纸巾,擦拭着嘴角的结晶,幽怨的对我说。

  我嘿嘿一笑,说:“嫂子,我本来要说的,可是你技术太好了,忽然一下,我就没忍住。

  ”“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苏茜一边擦,一边娇嗔着说。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她在擦拭嘴角结晶的时候,她竟然悄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咕咚一声,我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特么是真的刺激……看着我又跃跃欲试的家伙,苏茜眼眸中顿时泛起春光,但是很快理智就战胜了她的渴望。

  “强子,你快出去吧,按照我说的办,要是张建国问你,你就说弄好了,都按照他说的办了。

  ”苏茜说着,眼神中有愠怒,但她克制的很好,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

  “嫂子放心,我都听你的,只是……算了,嫂子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我点点头,对苏茜说道。

  其实我心里是有点舍不得的,要是张建国知道我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做了,那我还能亲近苏茜吗?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还是顺着苏茜的意思最好。

  我给苏茜摆摆手,示意她我离开了。

  而她则冲到浴室中,我开门之前就听见稀里哗啦的水声,想来是她怕张建国发现什么。

  我刚开门出去,张家国就急不可耐的问我说;“怎么样?成功了吗?”我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答道:“张总,成了。

  ”“具体怎么样?没被发现吧?”张建国眼中有一抹异样一闪而没,但还是被我清晰的捕捉到。

  他低头看了一眼我软塌塌的家伙,没有太多怀疑。

  “应该没发现,我一直在后面,很小心的。

  ”我说道。

  这时张建国忽然狐疑的看向我,问道:“我怎么没听见你们的声音啊?”听到他的话我心头一沉,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不可能,肯定是因为我们去了浴室,后来又只是让苏茜伺候我,所以并没有什么声音。

  “张总,我说了,您别生气好吗?”我故作胆小的说。

  “嗯?好,你说吧。

  ”张建国眉头一紧,但还是点头说道。

  “是这样的,嫂子说他今天看到小电影上有一个动作很刺激,就让我带她去浴室,所以才没声……”他的面色一沉,我看到他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随后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跟我说:“这样啊,那没事了,今天辛苦你了,这里有五万你先拿着,明天要是有机会,还需要你再跑一趟。

  ”我接过张建国提前准备好的五万块钱,冲冲张建国点点头,便下楼了。

  这次我上楼的时候已经把电话给挂了,也没有在他们门口偷听,所以不知道张建国进去后又发生了什么。

  反正我按照苏茜的要求做了,而且做得几乎完美,就看苏茜怎么做得了。

  穿好衣服,我直接回了家。

  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这两天身上的野火被苏茜用其他方式帮我释放了出来,整个人都感觉不一样了。

  今天苏茜既然愿意这样帮我,那就说明她心里是有我的。

  不然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去帮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人解决反应呢?而且从另一个角度说起,我还是亏欠她的那个人,我本来就是联合张建国骗她的。

  可是现在她却不尽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与我,反而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情愫!这让我格外激动,我明明就是喜欢苏茜的,要是她真的也喜欢我的话,我不介意跟张建国反水。

  虽然他确实给了我一口饭吃,但是她让我做的那些事,虽然我装作不知道,但是出了事,我一定是那个替罪羊。

  回到家,我压下心里的兴奋,直接躺在床上。

  今天跟苏茜有了那么亲密的接触,我怎么可能舍得洗澡?到现在我全身都弥漫着苏茜的味道,我恨不得这味道一辈子都不会消失。

  刚准备躺在床上,忽然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苏茜发过来的信息:“强子,张建国说什么了?她没有为难你吧?”

大概过了有两个多小时,张德旺觉得有些累了,找了个地方停下来,要在草地上躺着休息十分钟再出发。

  张寒生怕被张德旺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巨大变化,所以下了摩托车就直奔附近的草从,谎称去方便。

  张德旺坐在草地上,看着张寒的背影,骂道:“这猴崽子,憋成这样也不说一声。

  ”马兰心里非常清楚张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进草丛中去的,肯定不单纯是憋尿,毕竟这一路,张寒的东西顶得她差点失控了,摩托车每颠簸一下,张寒死家伙的东西就摩擦她一次。

  几次下来,她早已经反应强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张德旺这时候说:“媳妇,你要不要去解个手?等下我一口气就开到镇上了,中间就不停了。

  ”马兰点头道:“我想小便,可我有点害怕,这里杂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张德旺摆摆手,说:“等猴崽子出来,让他(啊啊……)去给你站岗,我有点困,抓紧时间眯几分钟。

  ”马兰说:“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张德旺不屑的说道:“他一猴崽子懂个蛋呀?没事,再说,我在这里,他能对你做什么?”张德旺这么说,马兰也没法多说,总不能告诉张德旺,其实自己被张寒给弄的腿发软,怕万一忍不住,被这小子给当着张德旺的面给弄了。

  一想到张寒,马兰心里便有些躁动,这小子本钱的确够大,要是真能让他满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马兰边想边往草丛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见张寒正站在草丛中,手往前放,似乎还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马兰径直走了过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发现他的大帐篷依旧架着,妩媚地坏笑道,“你个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吗?”张寒这才发现马兰来了,也坏笑道,“马兰婶子,这样坐摩托车谁受得了呀?让我抱着你的细腰,还不让我挺起来,可能吗?”“猴崽子,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坏事呢?”“嗯,马兰婶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村长娶了你真有福气”张寒开始给马兰灌蜜糖了马兰却不吃这套:“猴崽子,别总说好听的,等会儿上了车,你可不许再搞了,不然被张德旺发现,咱们可都没好日子过,明白吗?”说完,马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了句:“还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许偷看”“明白,明白,马兰婶子,你去吧!我保证不偷看”,张寒嬉皮笑脸道,但他心里却在嘀咕,不让弄是因为担心张德旺发现,但是要不被发现,是不是就能在张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妇呢?张寒并不知道他在张德旺这种大人的眼里,他还是个小屁孩,压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不然的话,张德旺能让张寒搂着马兰的腰,还坐在同一个摩托车上?马兰胆子不大,加上这里杂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远,只在离张寒距离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开了裤腰带,淅淅沥沥地开闸放水张寒这是头一回听这种诱人的声音,回眸往张德旺停车的方向看,什么也见不到,他的胆子骤然大了,蹑手蹑脚地朝发出水声的地方走去还别说,马兰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张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沥沥地释放着,也许她感觉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见张寒一脸坏笑地地盯着她的胯下,一着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个猴崽子,滚回去,你不说不偷看老娘吗?”“嘻嘻,马兰婶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呗,我还没见过女人解手呢”张寒嬉皮笑脸道“赶紧回去,要不然村长听到了你死定了,你个猴崽子胆子太大了,快点,我还没有撒完呢!”马兰又急又臊,生怕被张德旺发现张寒却笑着说:“我不怕村长,我就怕马兰婶你不给我看”听着这话,马兰知道张寒是看不到不罢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废水淅淅沥沥地喷出来张寒这才嘿嘿笑道:“马兰婶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过我还没有完全看清,啥时候让我彻底看个够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妇去”马兰说着,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见张寒小腹下的帐篷还搭着,她又用力捏了一把“哟,疼,马兰婶子,你要我断子绝孙呀?”张寒疼得直咧嘴马兰感觉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动,便对张寒说:“这样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听马兰姐的,马兰姐就不亏待你,怎么样?”张寒见马兰让他称呼她为姐,还说只要听她的,就不会亏待他,心里知道马兰这是发骚了,想弄马兰肯定能成但是他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马兰姐,你啥意思呀?”马兰媚笑道:“等下午回来再跟你说,赶紧出去吧!村长要知道你个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张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帐篷说:“好是好,可是,马兰姐,你看看,它软不掉我怎么办呀?”“你个猴崽子,就没有自己解决过吗?自己放了就软掉了”马兰白了张寒一眼,张寒雄起的帐篷让她心里直痒痒,但是张德旺还在附近,她想和张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劲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给我弄弄试试?是不是我的技术不好呀?”张寒用调戏的口吻说道噗嗤一声,马兰笑了起来,但感觉到了张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诱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脚马兰佯骂道:“你个猴崽子,坏透了,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这事没人可以帮你”说着,扭头就往外走张寒看着她丰腴的屁股和纤腰扭出了草丛,心里一阵得意,他隐隐觉得马兰已经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两人孤男寡女回来的路上,可能马兰根本就不会反抗,只要他主动点,马兰肯定会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张寒从草丛里出来后,马兰特意将目光瞥向张寒的小腹下,见帐篷已经没了,意味深长地冲他妩媚地一笑然后马兰才叫道:“德旺,起来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张德旺迷迷糊糊的醒来“有一会儿了,我跟张寒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赶紧到镇上好休息”马兰摇了摇张德旺“行,咱们上车,一口气杀到镇上去”张德旺休息了十来分钟后,精神头也来了说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车这次,张寒对抱着马兰一点羞涩感都没有了,很大胆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搂紧了她,还特意将手往上移动,直奔那两处,结果被马兰狠狠地掐了一把,咸猪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来不过,没颠簸五分钟,他的小兄弟就又不听话了,直接膨胀到了最佳状态而马兰立马感觉到股间被张寒顶着,一阵阵感觉袭遍全身,而这次,张寒再也不有意识地避开,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还特意配合着颠簸和坡度大占马兰的便宜。

  马兰明显也感觉到了张寒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女人,有空荡让这猴崽子钻呢?况且她又不敢让前面的张德旺发现。

  于是在这种两人心照不宣情况下,张寒当着毫不知情的张德旺的面,竭尽所能的占马兰的便宜。

  不过,没过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张寒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不再弄马兰,这让马兰松了口气,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着回去以后,找个机会和张寒弄一次,反正张德旺这个死人,都不带有反应的,也不用再担心。

  秀河镇位于灵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这镇上的人们与灵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饮一江水,但因为来往山路崎岖,来回一趟要一天的时间。

  张德旺的妹妹在镇里开了间杂货铺,张德旺的儿子和女儿都在镇上读小学,两孩子平时就住在张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时分,三人便到了张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张德旺的妹妹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长的很漂亮,而且镇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会打扮,显得洋气很多。

  在张德旺妹妹家吃过中饭,张德旺便领着张寒上街去给他买衣服。

  张德旺也舍不得给张寒买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摊上给他淘了一身,一条长裤,一件衬衫,加起来花了一百多块钱。

  尽管没有多少钱,但这还是张寒头一回穿衬衫,发现穿着衬衫显得人五人六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脱下来。

  张德旺瞪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现在就穿着了?这得留着你上电视的时候穿,等下让你马兰婶子给包起来,放在我家里,等电视台的人来了,自然会给你的”。

  “好,村长,都听你的”张寒心想,这衣服是人家掏钱买的,当然应该听人家的,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张德旺一脸严肃地说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马兰婶子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嘱你几句,你是个爷们,得保护好你婶子,你婶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来就收拾你!”张寒保证道:“村长你放心,我保证不让我婶子受半点伤害。

  ”“猴崽子,老子没白疼你,走吧!你们得尽快回去了,要不然迟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张德旺说着,跨上了摩托车,载着心花怒放的张寒朝他妹妹的杂货铺飚去。

  此时,马兰也已经从镇小学看完孩子,回到了张德旺的妹妹家里,见张德旺载着张寒回来,她和张德旺的妹妹便同时从杂货店里出来。

  张德旺把头盔拿了下来递给马兰,说道:“媳妇,你赶紧跟张寒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马兰点点头,接过头盔问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还是明天去呀?小红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着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韩宝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晚上喝几盅吧!他也老久没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张德旺的妹妹小红说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对了媳妇,我给张寒买的衣服放在后备箱里了,先别给他穿,等我安排好了电视台采访时再给他。

  ”张德旺叮嘱道。

  “行,知道了,张寒,上车,咱们回去吧!”马兰说着,先跨上了摩托车,张寒也跟着坐了上去。

  马兰对张德旺说:“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我们走了”。

  “村长,我保证不会让我婶子出事的,放心吧!”让张寒有些惊讶的是,这马兰骑摩托车比她爷们张德旺都野性,油门踩得呼呼响,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镇区外面驶去,车尾部烟尘飞扬。

  没有了张德旺在车上,张寒的心马上就野了,他大胆地搂着马兰的柳腰,故意贴凑的紧紧的,马兰意识到了他的企图,回首佯骂道,“你个猴崽子,上来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让你占了一个上午的便宜,还不知足呀?规矩点,老娘这是骑摩托车呢?不能分心”。

  

“沈哥,质量的事儿我给你打包票,不好我一分钱都不要!”赵斌满脸笑容的给沈辉倒了杯酒,“我师父远近闻名,有他坐镇,沈哥放一百个心。

  ”沈辉吃了口菜,对他的话没放在怎么听,心心念念的都是刚才的女人,那样的女人要是能压在床上,滋味一定不错。

  赵斌哪里看不出沈辉的心思,要是刘婷稍稍牺牲一下就能换来这样一个大单子,那也值了,以后再好好补偿她。

  正想着,刘婷又端着菜过来了,晃动的身形,沈辉看的腹部一阵燥热。

  李富贵也是色眯眯的盯着她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竟然觉得她越发迷人。

  “婷婷,你也一起吃吧。

  ”赵斌拿了把椅子放在沈辉旁边,家里只有一个四方桌。

  一想到刘婷要坐在自己边上,沈辉的血液不由得跳动起来刘婷点了点头,目光掠过一旁的沈辉,面颊不由得微红起来,要是她有个这样体面的老公该多好。

  心里叹了口气,刘婷在椅子上做好,热情的给李富贵和沈辉夹菜,浅浅的笑着,“手艺不好,你们多担待。

  ”沈辉早已心猿意马,别看他穿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衬衫,可是骨子里对女人的渴望从来没有停止过。

  他吃了口鱼肉,随即连连夸赞,“这鱼肉做的很鲜嫩,手艺不错,太谦虚了。

  ”听到这话,刘婷有些羞涩的低头吃饭,赵斌见状立即笑着说:“好吃沈哥多吃点儿。

  ”沈辉点点头,一手却不由得探索到刘婷的大腿上。

  感受到触摸,刘婷一愣,目光缓缓看向沈辉,却见他正吃着菜,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隔着丝袜,沈辉轻轻捏了一把。

  刘婷不由得轻轻一颤。

  沈辉的触摸跟李富贵不同,沈辉的手修长且保养得好,摸在她的腿上似乎有些舒服。

  意识到自己有这种想法时,刘婷整个人一惊,我在想什么呢!怎么能对客户有这种想法?一顿饭吃完,李富贵不胜酒力早已趴在桌子上打着呼噜睡着了,赵斌讪讪的笑了笑,“沈哥,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把师父送回家就马上回来谈合作的事儿。

  ”如果让刘婷跟沈辉接触接触,等他再回来,说不定沈辉就痛快的签合同,而且李富贵家离这儿不远,沈辉也做不了什么。

  沈辉摆了摆手,“不着急,我也有些上头,在这儿暂且休息一会儿,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聊聊。

  ”这样绝佳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他可不想赵斌回来的这么快。

  赵斌点头哈腰的应下,随后一把搭起李富贵,有些不稳的往外走去。

  他们一走,屋子里就剩下刘婷跟沈辉两个人,气氛静默的有些尴尬,刘婷就站起来恭敬的说:“沈哥,你先休息,我把碗筷收拾一下。

  ”说着,她弯腰把碗筷都放在一起,完美的身形再次映入他的眼底,沈辉咽了咽口水,身子已经燥热了起来。

  沈辉转了转眼睛,轻咳一声,站起来走到她身后,“我帮你一起吧。

  ”不等刘婷拒绝,沈辉就紧紧贴着她的后背摩擦着,刘婷身子一僵,脸色倏地红起来。

  “沈……沈哥……”刘婷的心脏怦怦直跳,感受着那物,心底竟有一起快感。

  沈辉嘴角一勾,将她的手握住,帮着刘婷一起收拾盘子。

  这么一来,刘婷就不好说什么,身体的反应,让她有些受不住。

  “我……我自己来就好。

  ”刘婷立即挣脱他的怀抱,脸色通红的把盘子端走。

  沈辉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曼妙的身姿,心中有了渴望,没有拒绝就是有戏,只要他再进一步说不定就能得手。

  想到这儿,他大步跟上去,目标直指那个诱人的背影。

  听到脚步声,刘婷刚刚平静的心脏再次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他……他要干嘛?难道……刘婷越来越紧张,身子也慢慢紧绷起来。

  “你怎么了?”看到她微微颤抖的身子,沈辉明知故问道,刘婷一紧张,猛的一个转身,看清沈辉的面容,身上就传来一阵疼痛。

  “啊……”刘婷轻轻半咬着红唇,眼里蕴出浅浅的水光,楚楚可怜又魅惑诱人。

  “是不是摔疼了?”沈辉眉头微微蹙起,眼底有些心疼的问道。

  刘婷摇摇头,正要撑着手自己站起来,身子突然一轻,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刘婷的脸越发红熟,这样的动作赵斌从来没有对她做过。

  沈辉将她抱到沙发上轻轻放下,关心的问道:“那么重一声,一定伤到了,我看看。

  ”“别……”刘婷还没说完。

  一阵凉意袭来,刘婷的脸红的快要滴血了,她咬着唇,脸上尽是羞涩和尴尬,声音干涩,“沈哥……别……我没事。

  ”谁知沈辉的语气顿时加重,“什么没事?那么重一声怎么会没事!”下一秒,他把手放在那一片柔软上,手中的触感登时让他心底一颤。

  刘婷紧紧咬着嘴唇,双手攥着沙发,指甲都要陷进去。

  “是这儿吧?”沈辉轻轻的给她揉了揉,声音温柔如水,见刘婷不说话,他就知道没错。

  “这样不行,我去拿个毛巾给你敷一下。

  ”沈辉皱了皱眉头,拿热水打湿了毛巾再次回到她旁边。

  面对这样的尤物,沈辉也是有点紧张的,他伸手扯下了她的裤子。

  “啊……沈哥……你,你干什么?”一股羞耻感顿时涌入她的脑海里。

  沈辉没说话,把热毛巾轻轻敷上去,刘婷“嘶——”了一声,似乎有些舒服。

  “多敷一会儿,晚上睡一觉,明天就会好很多了。

  ”沈辉温静的说着,目光却下移到刘婷那处,身子再次蠢蠢欲动。

  在酒精的作用下,沈辉竟然伸出手去,还没触碰到多少,“沈哥……你别……”她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放轻松,别怕。

  ”沈辉慢慢安抚着她,手慢慢的抚摸起来,他知道,这是女人的敏感点。

  “嗯……”刘婷忍不住嘤宁了一声,眼里水雾连连,浑身都颤抖起来。

  见状,沈辉的眼里浮起一丝兴奋。

  沈辉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曼妙的身姿,心中有了渴望,没有拒绝就是有戏,只要他再进一步说不定就能得手。

  想到这儿,他大步跟上去,目标直指那个诱人的背影。

  听到脚步声,刘婷刚刚平静的心脏再次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他……他要干嘛?难道……刘婷越来越紧张,身子也慢慢紧绷起来。

  “你怎么了?”看到她微微颤抖的身子,沈辉明知故问道,刘婷一紧张,猛的一个转身,看清沈辉的面容,身上就传来一阵疼痛。

  “啊……”刘婷轻轻半咬着红唇,眼里蕴出浅浅的水光,楚楚可怜又魅惑诱人。

  “是不是摔疼了?”沈辉眉头微微蹙起,眼底有些心疼的问道。

  刘婷摇摇头,正要撑着手自己站起来,身子突然一轻,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刘婷的脸越发红熟,这样的动作赵斌从来没有对她做过。

  沈辉将她抱到沙发上轻轻放下,关心的问道:“那么重一声,一定伤到了,我看看。

  ”“别……”刘婷还没说完。

  一阵凉意袭来,刘婷的脸红的快要滴血了,她咬着唇(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脸上尽是羞涩和尴尬,声音干涩,“沈哥……别……我没事。

  ”谁知沈辉的语气顿时加重,“什么没事?那么重一声怎么会没事!”下一秒,他把手放在那一片柔软上,手中的触感登时让他心底一颤。

  刘婷紧紧咬着嘴唇,双手攥着沙发,指甲都要陷进去。

  “是这儿吧?”沈辉轻轻的给她揉了揉,声音温柔如水,见刘婷不说话,他就知道没错。

  “这样不行,我去拿个毛巾给你敷一下。

  ”沈辉皱了皱眉头,拿热水打湿了毛巾再次回到她旁边。

  面对这样的尤物,沈辉也是有点紧张的,他伸手扯下了她的裤子。

  “啊……沈哥……你,你干什么?”一股羞耻感顿时涌入她的脑海里。

  沈辉没说话,把热毛巾轻轻敷上去,刘婷“嘶——”了一声,似乎有些舒服。

  “多敷一会儿,晚上睡一觉,明天就会好很多了。

  ”沈辉温静的说着,目光却下移到刘婷那处,身子再次蠢蠢欲动。

  在酒精的作用下,沈辉竟然伸出手去,还没触碰到多少,“沈哥……你别……”她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放轻松,别怕。

  ”沈辉慢慢安抚着她,手慢慢的抚摸起来,他知道,这是女人的敏感点。

  “嗯……”刘婷忍不住嘤宁了一声,眼里水雾连连,浑身都颤抖起来。

  见状,沈辉的眼里浮起一丝兴奋。

  刘婷咬着牙说道,要是他们突然走进来看到自己在沈辉怀里该作何感想,这大白天的,她不能这么做。

  道德的底线一次次冲击着她的心脏,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绝不能背叛赵斌,可是那种快感无时无刻都在冲击着她心里的防线。

  “我……我是赵斌的老婆……”刘婷见他还不放手,心里又急又气,却又怕惹怒沈辉,后果承担不起。

  沈辉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不过只要想起昨晚的事儿,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不会拒绝的。

  他可不想因为刘婷自身的担惊受怕而影响到他的兴致,他昨晚回去可是辗转难眠,一心想着她。

  

夏雨馨这是同意了,我也知道夏雨馨是同意的,只是我不问一下心里不舒服,毕竟是夏雨馨主动的,夏雨馨啊夏雨馨,哥哥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选择哥哥我呢?隔着屏幕怀孕告别了孟兮瑶,许佳揉揉鼓胀的肚子,打消了坐车回学校的念头,这么坐车非得晕到吐,还是走回去吧。

  可以吗?放那个小鬼过来。

  我今天来找你,还是为了昨天的那件事……一前一后兽夫莫千凝也明白陈梦珂说的,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说,两人一阵沉默。

  哪轮得到我选择求不求啊,您这是要逼我卖肾啊。

  我隔着电话也能感觉柳伊说话语气很严肃丝毫不像开玩笑。

  是是是,我们就向云哥说的那样,原本在到处找狩猎者,请求她们感染我们的,回来实在等不住了才商量着要去哪里找狩猎者呢。

  隔着屏幕怀孕随后重新走回餐桌旁。

  明明那么有把握的...果然人还是不能太自信,要有自知之明的,楠柯心里想着。

  宜阳震定的说着:我们还是先听听他唱歌吧!发给能力突出,并对其作出贡献的猎人,是一种不错的拉拢手段。

  隔着屏幕怀孕为什么这么觉得宫冰夜问道。

  几个人也没有吃多久,等到每人手里的那杯果汁or酒喝完就没有继续吃了,......左下角蓝色的宝石,应该是要用星辰,右下角则是天帝,而上面则是轮回。

  说完许希若便向着小卖部的方向走了过去,因为她知道她四妹的吃糖时间到了。

  柳彦硕去看伊琳,伊琳还在忙,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伊琳,觉着她忙着总比把自(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己封闭起来强,伊琳不像以前那样爱开玩笑了,每天都是冷冰冰的,他知道她需要时间去调整,如果伊琳真的可以放开,他就愿意等。

  走到我旁边的班长小声道歉。

  饭馆包房内,一个身材发福的大婶一边看着雪迎,一边笑容灿烂地朝着一桌的宾客大肆赞扬道。

  说完她扭过头去了。

  一前一后兽夫哈哈哈,夭夭你以前是怎么想的?居然起了这么一个奇葩的名字?第一杀手,亏你想的出来。

  他明明是那么优秀的男孩子。

  隔着屏幕怀孕目前的我就算用了最笨的方法也无法让紫芒彻底稳定,连这个法术的基本要求都无法达成……难道是因为……嘿嘿,哥哥呀,你睡着了~那我就要开始创作了!好基友路人乙立即开始揭短。

  学姐,这道题我不会做呢,你能告诉我怎么解吗?我这样的忙碌,却也想腾出一点时间来想我所想的人嗯,那么就……诶?诶!你为什么会拒绝!幸好残留的理智告诉我,我绝对不能够这么做。

  想着随便混着日子也就可以过去了,一个月之后就走人,但是宇文承偏偏弄回来了一个养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224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606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264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326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68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126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80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3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