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動畫,新手必看

彭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这才知道,今天他和办公室主任刘世民打架,鲜血流到了挂在脖子上的祖传吊坠之上,吊坠认主,他才获得了先祖传承。

  震惊之后,他接受了这个只在小说里面才有的情节,他觉得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向他敞开了大门。

  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涌上心头,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斥全身。

  彭程握了握拳头,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彭程心里暗道,以前我这上门女婿,做的也太窝囊了,在公司被人欺负陷害,在家里被老婆看不起,连和老婆睡一起的基本权利都不能享受,在公司还不能让人知道我是林清雅的老公,从今天开始,再也不会那样了啊!他转过头,看着林清雅,眼神无比坚定,“不管你信不信我,设计稿真不是我偷的,再说了那么垃圾的底稿,有什么价值?”说出这句话,彭程的眼中,竟然露出一丝不屑。

  “你,你说什么?”林清雅刚削到一半的手猛地一顿,不可思议的看着彭程。

  “窃取底稿那些人的目的,应该是想阻止我们第一分公司在这次服装展示会上夺魁,不过他们真的想多了,咱们分公司的设计稿,也不过是垃圾而已!”彭程道。

  “你口口声声说别人的设计都是垃圾,有本事你自己设计一个好的出来,也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林清雅鄙夷的瞪了彭程一眼。

  “要是我设计一款图纸,助你夺冠的话,你准备如何谢我?”彭程看着林清雅,眼神里竟然有着一丝戏谑。

  “哼,你要真有那个本事,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林清雅冲动的说了一句。

  在她心里,彭程的话,无疑是白日做梦,要知道下午就要开始评比了,就算是凭借记忆,让设计师们将丢失的设计图纸恢复出来,都要好几天的时间,再厉害的设计师,两三个小时也设计不出什么作品了,真正好的设计,是需要很多时间的,何况彭程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真的吗?老婆,我们打个赌,要是我真的助你夺魁,你也不用给我太多,就让我行使法定权利,让我每天晚上搂着你睡就行了。

  ”彭程笑眯眯道。

  “你……”林清雅被气的花容失色,这个上门女婿以往在自己面前连个响屁都不敢放,今天,他真是翻了天了。

  林清雅盯着彭程,银牙紧咬,“彭程,这一次你夺魁也就罢了,否则,你立即给我滚出林家,对了,还要赔偿我二百万契约结婚的违约金。

  ”林清雅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彭程看着门口,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林清雅,我会让你看看,我彭程不是一个废物的,这一次,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的,而你这个大美女既然阴差阳错成为了我的老婆,我当然要征服你!”看到林清雅离开,彭程按照脑海之中先祖传授的修炼之法稍微运转,体内就产生了真气,有了真气的滋润,不到半个小时,打架那点伤已经好了。

  这更加增强了彭程的信心,他知道,自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后他将不惧任何人。

  离开医院,彭程直接去了网吧,十几分钟之后彭程从网吧出来,打车前往红云服饰集团第一分公司。

  他得到先祖传承,脑子里面有不少未来科技知识,设计一款出众的衣服,那完全是小意思,短短十几分钟,他在网吧的电脑上就将设计图纸,全部弄好了。

  到了林清雅办公室的门口,他刚想敲门,却听到里面传出来一个猥琐的声音,“林总,下午就要进行设计方案评定了,你们分公司却出了图纸泄密事件,要是你们拿不出好的方案,总公司肯定是要怪罪你的,我那里还有几套方案,要不要我给你救救急?”彭程听出来了,这是红云服饰集团第二分公司总经理王大强的声音。

  彭程知道,这个王大强一直在追求林清雅,他这个时候他抛出橄榄枝,绝对不怀好意,说不定事情过后,他会直接拿这个要挟林清雅。

  林清雅的办公室内,她和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彭程没听错,这男子,正是王大强。

  此刻,这王大强眼神色眯眯的看着林清雅胸前那饱满之地,似乎恨不得在办公室就撕掉林清雅的衣服,干点什么坏事。

  林清雅对王大庆似乎很讨厌,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道:“谢谢王总的好意,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可是王大强忽然抓住了林清雅的葱葱玉手,那粗短的手指头,贪婪的抚摸着林清雅那光洁的手背,猥琐地道:“林总,你应该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跟着我,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帮你,这点难关,在我面前不算什么,你要知道,我姐夫谢天光,是总公司的总经理。

  ”“你放开我!”林清雅一下就站起来了,将王大强的色手给甩掉。

  “林总,这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做点什么,没人知道。

  ”王大强却是坏笑道。

  她瞪着王大强,羞愤的说道,“王总,请你放尊重点,我已经结婚了。

  ”当然,她并未将彭程当成真正的老公,只是把其当成挡箭牌而已。

  “哈哈,”王大强放肆的笑了起来,“你说的是彭程吧,就这个吃软饭的废物,也配和你在一起?听我的,把他踹了,和我在一起吧,我会让你过上公主一般的生活。

  ”门外的彭程,将王大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现在他体内有了真气,感知能力听力变强了许多。

  他握紧了拳头,他没想到,王大强竟然知道林清雅和他的关系,如果是在以前,他废物一个,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想去管,只怕也是被打的份。

  但是现在,他得到了先祖传承,王大强想在他头上开辟草原,给他带绿帽子,他忍无可忍,而且他感觉,这一次设计图纸的丢失,和这个王大强有关。

  “王总,你再乱来,我喊人了(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

  ”林清雅简直被王大强气着了,俏脸之上满是怒色。

  “你喊啊。

  ”王大强直接就向林清雅扑了过去。

  林清雅往后一腿,却跌倒在沙发上。

  眼看王大强就要扑到林清雅那性感的身子上,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有一个男子进来,拦在了林清雅的面前。

  

“嗯,你们这里的女人都很漂亮,可惜我今晚心情不太好。

  ”我由衷地赞叹了一句,接着转移话题:“继续说薇小姐吧,表面上看,她确实像你所说的那样,但我觉得她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哦?”沙迪颂显得很有兴趣。

  “我坐过牢,两次,而且都是她害的。

  ”“为什么?”沙迪颂一下瞪大眼睛。

  我把两次坐牢的起因简略地告诉了他,反正自己已经被炒鱿鱼了,白薇能不能拿到项目关我屁事,最好她拿不到。

  对软件行业来说,这个价值超过150万美刀的项目很肥,白薇拿到的话肯定会很开心,但就算我不在背后捅刀子,也不一定会轮得到白薇。

  因为这项目很多人抢,国内就有四个公司在抢,还有印度阿三,甚至硅谷一家挺出名的公司都来了。

  如果单单靠软件本身的功能和可靠性,靠技术层面,白薇肯定抢不过硅谷的老美,甚至都比不过阿三,杀价格也不一定杀得过国内其他公司(左手握右手)。

  除非给睡,白薇陪BTT某个大佬或者某几个大佬睡那么几个晚上,就肯定行,因为其他公司都没有白薇这么漂亮的女人。

  但现在这事也肯定不行了,人家想特意给白薇安排酒会,都被她拒绝了。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

  至于我为什么把我和她的事告诉沙迪颂,只是纯属发泄而已,觉得沙迪颂这人还挺不错,自己又闷着一肚子气,有个人听我诉说吹吹水也挺好的。

  至少,说完之后我觉得心情舒服多了。

  静静听我讲完,沙迪颂一脸不可思议,转而又皱眉思考。

  没多久,沙迪颂突然说:“川先生,我觉得你和薇小姐的这两件事,或许真的是误会。

  ”“我知道有误会,但我坐牢是事实,第一次的时候,她没出面给我作证也是事实,不论有什么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道。

  在拘留所和白薇见面的时候,她说过三年前的事她不知情,我表面上不想相信她,但实际上内心已经信了,因为刚进公司见到她时,她的表现不像是装的。

  听到我的话,沙迪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的确,那件事她确实做错了。

  ”说罢,沙迪颂突然拿起酒杯,笑着说:“川先生,你的坦然令我敬佩,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我们干一杯吧。

  ”“谢谢夸奖,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我坦然地接受他的吹捧,并和他碰杯干了一杯酒。

  “沙迪颂先生,我很好奇,你们公司的项目,打算给谁做?”喝完酒,我好奇地问道,末了又补充一句:“如果还没确定下来,涉及到商业机密的话,就当我这个问题是在开玩笑吧。

  ”“哈哈,你确实是个很坦诚的人。

  ”沙迪颂笑了笑道:“确实没定下来,但跟川先生交流交流也没什么,其实我们公司的高层更倾向于硅谷的公司,你知道,他们的技术更值得信赖。

  ”听到他的话,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又下意识地说:“但我认为你们不应该只考虑技术可靠性,还应该看重别的一些东西,有些因素甚至比技术更重要。

  ”“哦?川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沙迪颂再次显得很好奇。

  我喝了一口啤酒,想了想,便宜白薇会让我不爽,但便宜美国佬或阿三的话我也同样不爽。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沙迪颂先生,如果技术差距不大的话,我觉得你们应该更看重软件系统的维护和更新,任何软件都有可能存在漏洞,企业的系统尤其容易遭受黑客攻击,这就需要有专人24小时随时待命应付突发状况,毕竟一家企业的办公系统无法正常运行的话,往往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这是维护,至于更新……OA系统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企业的效率,但哪怕是量身定做的系统,也会存在不够合理或者复杂繁琐的地方,这就需要优化,需要不断改善,而企业的管理都是会变的,会进步的,系统也必须要跟着改变才能更好地服务企业。

  “我说这些,其实是想告诉沙迪颂先生,大家现在都用JAVA2开发软件,技术上差距不大,更多的在于细节而已,但在效率和服务方面……美国人恪守严格的工作时间,他们很少加班,他们的恪守工作流程,规则僵化……但我们中国人不一样,只要领导下令,那些工程师就是几天几夜不睡觉也得埋头苦干。

  “单是软件的定制开发周期,中国人的耗时肯定会比美国的更短,而在更新或者维护环节,中国人的勤劳就更显得尤为重要了。

  ”说到这,我有些口干了,于是停下来又喝了一口啤酒。

  沙迪颂则一言不发静静地思考。

  “我并不是在为薇小姐争取这个项目,只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而已,沙迪颂先生不必在意,更何况我们中国还有其余四家公司也在争。

  ”我又补充了一句。

  沙迪颂回过神来,感激地朝我合十双手:“谢谢川先生,你的分析很有见解,我们之前也考虑过这方面问题,但没有你分析得那么透彻。

  ”我是真的讨厌了泰国的礼仪,又不能不还礼,否则会显得不尊重对方。

  拜佛一样回过礼,我继续喝酒,沙迪颂则就刚才说的那些主动问我各种问题。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394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264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4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71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464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398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565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e.aspx?6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