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videos,新手必看

  前年春节后,老袁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天,我本是陪姐姐去新洲参加相亲会,在旁边看热闹的我,遇到了和我一样也在看热闹的男人老袁。

  帅气的脸庞、中长款的毛呢外套,老袁的样子让我心动。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到他面前说,能不能认识一下啊?老袁转过脸来,很认真地看了看我,有点犹豫地说,当然可以了!老袁比我大14岁,当时听到他说自己的年龄时,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后来看了他的身份证才知道他没骗我,只是他的童颜不输林志颖。

    几次相处后,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老袁。

  他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大叔”,从他的眼里也能看出他对我的喜欢。

  然而,我父母却强烈反对。

  爸爸说我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和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人一起生活,以后会有矛盾的。

  正在热恋中的我根本听不进去,“跟谁结婚都得有矛盾不是吗?你和我妈不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吗?”爸爸被我说得接不上话,但他依旧是不同意。

  妈妈说老袁有一个那么大的孩子,后妈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

  我告诉妈妈,老袁的女儿随她奶奶一起生活。

    倔强的我听不进父母的话,很快与老袁同居了。

  并且我直接、间接地把我和老袁同居的事告诉了七大姑八大姨。

  爸妈最后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我和老袁。

    我们结婚了,但生活并不浪漫美好  我和老袁从认识到结婚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

    我们把家安在我上班的公司旁边,我上下班走路几分钟即到,而老袁上班开车要四五十分钟,塞车更是要一个多小时。

  婚后,我怕老袁太辛苦,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包了。

  一段时间下来,老袁养成了习惯,他骨子里也觉得做家务是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

  后来,周末我身体不舒服时,偶尔叫他做点家务他也不愿意,说自己有工作然后就躲进书房了。

  其实,有几次我进去,都看见他是在和他女儿聊天。

     接下来的日子,跟大多夫妻一样,我们开始有了争吵,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吵小闹,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虽然爸妈无奈地同意了我和老袁的婚事,但我们结婚后,他们从来没给过老袁笑脸。

  老袁是个要面子的人,几次之后,爸妈的态度,让他再不愿意跟着我回家了。

  一方是养育我的爸妈,一方是我爱的老公,老袁和爸妈较着劲,我夹在中间难受极了。

  久而久之,我觉得婚姻并没有我早先想的那么简单,原来我不在乎的许多东西,时间长了后我却在乎起来。

    前年年底,老袁说想买套房子,我非常高兴。

  在登记房产时,房产证上写的竟是他女儿的名字。

  我说我以为你是买给我的。

  “写女儿的名字和买给我们的不一样吗?”他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房产证名字的事情,让我很失望,我觉得他变了,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伟大。

    去年夏天,我怀孕了,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被这个小家伙给挤走了,我想要为老袁生下我们爱的结晶。

  但老袁得知我怀孕后,他的表情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他说他年龄大了,平时还总吃药,孩子会不会健康,还说就算孩子是健康的,按年龄推算,等孩子上大学时他都六十了,孩子结婚时他都不一定能看到了,孩子会生活得很苦等等。

  我听出来了,他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当我说那我打掉时,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说会对我加倍好。

  我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三天后我就照常去上班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做人流了。

  我觉得好丢脸。

    人流过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的这段婚姻真是悲哀透了。

  好朋友说我这样的想法对今后的生活很不利。

  我静下心来,脑子里都是当年父母反对我们时说的话。

    在这个家,我倒象个外人  老袁并没有因为我做了人流手术就分担一点点家务。

  炒好的菜让他端到桌上他都不愿意,毫不夸张地说,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伺候老袁一个人已经让我精疲力尽。

  去年春节前,他的女儿过来后,我更是彻头彻尾地变成他们父女呼来喝去的保姆了。

     老袁的女儿(少儿益智故事)只比我小十岁,她看我的眼神一点都不友善,时不时流露出一种鄙视的目光。

  她连声“阿姨”都不叫,总是用“喂”,或者“哎”和“那个谁”呼唤我。

  这个孩子很厉害,无论老袁在不在家,她从不说话阴阳怪气的,也从不摔摔打打的给我脸色看。

  她只是不搭理我,就像对待家里的保姆一样,温柔地对我笑,让我挑不出她一丁点的毛病。

  我曾问老袁,孩子什么时候回她奶奶身边,老袁立即不高兴了,“孩子在这多好啊,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  老袁的眼里只有他的女儿,以前我们出去逛街他会给我看衣服。

  他女儿回来后,每次一起逛街,他都是大包小包地买给他女儿,偶尔给我买一件,也是老气横秋的过时款。

  周末时,他会带女儿出去玩,只丢给我一句“今天你找朋友玩吧。

  ”我要是表现出不高兴,他就会说我没有做妈妈的样子什么的,我知道我在老袁心中彻底没有地位了。

    虽然不舒服,但习惯后,甚至麻木后,也就过去了。

  我最难过的是,几乎所有的外人都认为我嫁给他,是看上了他的财产。

  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个年纪轻轻的美貌女子嫁给一个大自己14岁的男人,一定图的是他的财产。

    渐渐的,对老袁无能为力后,我开始逃避,下班我总是往新洲跑,回父母家去,不用找任何理由就回去。

  父母也慢慢发觉我的婚姻出了问题,最近回去,他们总会问我和老袁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婚姻到底是怎么了。

  我和老袁没有吵架,和他的女儿没有冲突,可我就是觉得那里不是我的家,我回去就像是去陌生人家里串门,没有一丝的温暖。

    “五一”假期,老袁带着女儿出去玩了,我辞了工作,回到父母家,一直住到现在。

  老袁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问我回家不,我说不回,他也不再说什么。

  实际上,只要他说“回家吧”,我一定会回去的。

  我们每次的对话都是 “今天回家吗?”“不回”“啊。

  ”我以为我的冷淡会让老袁意识到我的存在,没想到他的态度仍旧是不在乎。

  

不是小娇觉得难过,是早已经觉得和这种人完全没有了说话的必要,能说些什么了?该说的早就已经说过了,现在自己的生活过的这么幸福,老林对她也是百分之百的好,难道她还指望着什么?本来和阿良就算做不成情侣,也希望对方能好好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这点阿良都做不到的,不然就不会这样连脸皮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上门。

  上一次听老林说阿良居然还敢带着吸毒的毒友们一起去打老林,已经足够让小娇担心好多天的了。

  “怎么了?理亏的不敢说话了?小贱人,想想你对我做的事情吧!”阿良看着小娇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更是气的不行。

  以前他说什么小娇就做什么,看看现在哪里还搭理他?“你再啰嗦一句信不信我揍你?”老林再也懒得和这种人啰嗦了,好像阴魂不散,每天都围绕在自己身边一样。

  老林把袖子挽起来,准备冲上去和阿良分个高低,却被小娇紧紧的拉住。

  就算阿良这种人渣活该被揍,但是也没必要为了他费神,小娇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看不到眼前的阿良就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老林也知道小娇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撸起的袖子放了下来,搂着小娇从阿良的身边擦肩而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冲着地上恶狠狠的吐了口痰。

  有些人你就不用和他客气,因为你和他客气了他也看不懂你的善意。

  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人就需要你的以暴制暴。

  就在老林搂着小娇没走多远,突然察觉到了后面的跑步声,带起的风和老林擦肩而过,等老林和小娇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一把锋利的匕首顺着后背插在了老林的肚子上面。

  “啊!!来人啊!!救命!!救命啊!!”老林不可置信的看着肚子上面的匕首和不停冒出来的鲜血,视线一点一点的变得模糊不清,老林在昏迷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小娇不停的呐喊声和哭啼声。

  老林好想说一句,别哭。

  可是眼皮好重好重,一点一点的沉入了深渊。

  等老林醒过来的时候闻到的是一股刺鼻的医用药水味道,还有满眼的白色房间。

  不用想,也知道这里是医院。

  老林的床边趴着还在熟睡的小娇,看她的样子也知道应该累的不轻,平时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面挂着深深的两个黑眼圈。

  虽然伤的是自己,但是老林现在心里面充满了愧疚感,还是让身边的人为自己担心了。

  对了!阿良!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居然对自己偷袭!昨天捅了自己一刀以后肯定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是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做,在那种市中心,人来人往的地方也敢对自己下手。

  虽然老林大病刚好,但是还是改不了色心。

  熟睡的小娇呢喃了几句,微微侧了侧身子,从老林的角度看过去只有波浪起伏的弧线诱惑着他,偏偏小娇的胸前丰满,腰肢还十分的纤细,感觉盈盈一握,男人最喜欢这种独特的曲线美。

  老林忍不住伸出手覆盖在小娇的丰满之上揉捏了几下,恩,手感还和自己昏迷之前一样的让人难忘。

  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货色可以相比的。

  “哎呀,不要…”熟睡的小娇发出一声勾人的呻吟,听的老林下腹一紧,手又不老实的顺着小娇的丰满向下再向下。

  还没摸到目的地,老林的伤口随着他乱动撕拉开来,让老林发出痛苦的抽气声,而小娇也听到这声抽气声醒了过来。

  “哎呀,老林,你可算是醒了,吓死我了…”小娇再也顾不上什么了,扑进了老林的怀里大哭了起来,这可把老林疼的不轻,伤口恐怕又被扯大了一些。

  “别哭了,我这不是一定事情都没有了嘛。

  ”老林心里清楚小娇肯定是为了他难过的不像样子了,这种傻姑娘肯定总是感觉自己像电视上面那些人物一样捅一刀就死了。

  就在老林还抱着小娇安慰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随后推门而入的是警察和医生同行。

  原来小娇在老林被捅伤之后就疯狂呼救,路人帮着一起送上了医护车,然后小娇毫不犹豫的拨打了警察的电话,报了警。

  虽然一直很想给阿良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但是现在差一点点老林因为她连生命都失去了,她已经不能再纵容阿良的胡作非为了,一定要让警察们把他绳之以法。

  “老林同志,你醒了就好,我们是来通知你,捅伤你的那位阿良已经成功的被我们缉拿归案,经过我们的尿检核实,他的确是一位吸毒人员,而且现在还加上恶意伤害罪,我们即将走法律程序把他处理。

  ”警察一脸严肃的冲着老林说道。

  他们深感愧疚,没有保护好这片土地上每一位人民的安全问题。

  让这些恶势力这样的猖狂嚣张。

  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吧。

  这个阿良最起码要做一个三五年的牢狱,不然是出来不了的。

  “以后你们可以放心。

  你们的生命安全足以够得到保障。

  ”“那真的是谢谢你了,警察同志,你们抓捕坏人的速度这么快我就放心了,这个阿良袭击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一定要严肃对待啊!”“这是肯定的!”既然小娇都选择报警,那老林肯定一分情面都不会留给阿良的,趁这个机会就让阿良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几年,省的又放出来给自己找麻烦。

  送走了警察同志,还留在原地的医生也笑眯眯的冲着老林祝贺。

  “听你夫人说,你平时很注重锻炼,好就好在平时你注重锻炼,这一次身体也回复的很快。

  ”医生的话把老林的整个脸都涨红了,刚才警察在都没这么尴尬。

  “没…没…这不是我夫人…”小娇毕竟比他小了这么多,一下子外人对他说夫人这个词,搞得老林十分不好意思。

  怎么都用上了夫人这个称呼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小事小事。

  ”医生明显是个过来人,十分豪爽,马上察觉到了老林的尴尬,挥了挥手示意他这些都是不要紧的事情。

  “你的伤很重,昏迷了两天,都是你的夫人一直在照顾你,本来还以为是你的女儿,还是这位女士自己一直强调是你的夫人了。

  ”老林刚送过来的时候,医生也以为小娇是老林的女儿,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岁数相差的比较大,而且小娇衣不解带的照顾,大家都以为是孝顺,结果还是小娇一再强调这是自己的先生。

  老林的心里五味杂谈,自己的年龄毕竟大了,在家里胡闹还行,在外面对自己对小娇的名声好像都不是很好听一样。

  “你这次肠胃都被划烂了,需要好好的调养,特别是饮食方面,油腻的东西就别吃了,每天吃点清淡的,早点调理好身体早点就能出院,你现在还需要住院观察个一个月。

  ”医生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

  ”这医生是真的贴心,也许是看多了这样的场景,知道自己还处在这里不好,说完就马上退了出去。

  “老林,你可千万别有事…”说着说着,小娇又一次扑倒了老林的怀里哭了起来。

  老林微微低头就能闻到小娇身上沐浴露的香味,还有那诱人的曲线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老林的粗糙的手掌不自觉的不听使唤,之随着大脑的本能摸进了小娇的衣服里面,那种软软的触感刺激着大脑神经。

  “哎呀,讨厌,这种时候了你还要对人家这样…”小娇的语气十分的娇羞,虽然是病房里面,好歹也是公共场合,就这样被轻薄了,整个人都变得酥酥麻麻的。

  “我都快要忍不住了,快给我摸一摸解解馋。

  ”老林急色的说道。

  天知道这玩意他就是当饭吃,一天不做都想的慌,荒废了二十多年的枪总要有使力气的地方。

  病房里面一片春色,小娇的呢喃一声小过一声,再然后…小娇昨天晚上禁不住老林的死缠烂打,就随着老林一起睡在了医院,好在医院经常都有陪住的人,还加上老林是单独的套件也就无伤大雅了。

  只要两个人声音小一点,不要骚扰到其他的人,别的东西就不好说什么。

  一大早起来的小娇气色又是极好,脸蛋红扑扑的,有了老林的滋润,小娇再也不存在有之间美虽美,但是很疲惫的感觉。

  老林早上又是抱着小娇一顿乱摸,女人身体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个秘密宝藏,藏着的东西多之又多,一般的情况下总是让男人觉得捉摸不透,还想挖掘到更深的地方一探究竟。

  小娇靠在老林的怀里嘻嘻嘻直笑,她现在的生活是春风得意。

  有了老林这样一个活宝,加上再也没有阿良的骚扰了,现在的她是心情愉悦。

  老林某些方面更是没话说,哄的小娇只想床上床下叫爸爸。

  “别闹了,我真的得去上班了。

  ”小娇好不容易从老林的怀里挣脱开来,穿好了衣服。

  “上班?怎么又要上班,我都病了,还不留下来照顾我。

  ”老林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头。

  自从小娇那个店搞起来,是压根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陪自己。

  可怜了自己的小兄弟禁欲了好久。

  小娇含羞带怯的白了一眼老林。

  病人?照顾?就老林那个如狼似虎的身体还需要照顾?昨天被阿良捅的肠子都穿了,还一个劲的要和她亲热,他行动不方便,就让小娇自己动。

  反正一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小娇的脸又红的发烫。

  “不管你了,你这个大坏蛋,反正我要去工作了,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就喊护士进来帮你弄。

  ”小娇捂着红彤彤的脸蛋提着包就出去了。

  留下郁闷的老林一个人坐在病房里面。

  他不习惯像年轻人一样玩(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手机,总觉得手机翻来覆去就那么点东西。

  以前还拿手机看一点新闻打发打发时间,现在有了小娇以后压根是碰也不碰手机了。

  病房里面摆的几本书都是医学书,翻来翻去都是那个样子,老林也看不懂。

  只能拿着遥控器来回的调节电视,希望能翻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节目。

  “打扰一下,我是寻房检查的护士,方便进来吗?”正巧,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随着病房门的拉开,老林的色眼又是一亮。

  好一个精致漂亮的大美女啊。

  和小娇的妩媚动人不一样,眼前的大美女扎着利落的马尾辫,还穿着一身合体的护士服紧紧的绷在了身上,把身上的那些完美曲线都勾勒了出来。

  不同于小娇尺寸惊人的丰满,眼前的美女盈盈一握的胸,纤细的腰,最漂亮的莫过于那双在护士服夏的美腿,穿着薄薄的肉色丝袜,看的老林简直要精虫上脑。

  视线看向老林的时候含情脉脉,这是一个眼神自带了羞涩的女人,和小娇不一样的风情,但是都足以让老林觉得疯狂。

  “你好,我是你房间的护士李雅婷,我是过来例行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的。

  ”所有的病房都有护士,每隔几个小时就要进来帮病人检查一下身体。

  以防止有什么东西被疏忽了,又有什么东西严重了。

  “老林是吧,你该挂今天的药水了。

  ”说着,这个叫李雅婷的美女大护士就端着消炎水瓶走到了老林的身边。

  哇!老林简直要疯狂。

  随着李雅婷的微微低头,可以从她的前胸里面隐约的看到呼之欲出的两大块软肉,这个角度看过去的丰盈更是十分的丰满。

  两个腿微微并拢在一起,老林似乎都已经能感受的到丝袜摩擦自己身体的感觉,还有那淡淡的丝袜肉香,这全部都是能让男人疯狂的东西。

  

云鸽目中,叶凡就像屁股上安了引擎般,脚上生风,眼瞅着距离被拉近了五十多米。

  揉了揉眼睛,确定记速表指针指在30/km上,也确定叶凡不断拉近距离没看错,云鸽一吓,赶紧加油门,把车速提到了时速五十公里。

  “我加速到五十公里,看你怎么追。

  ”云鸽得意说道,可看了下后视镜,眼睛都快直了,叶凡与她的距离还不断拉近。

  云鸽慌了神,猛加油门,车速很快飙升到八十,但就在此时,车身一沉,一双臂膀环住了她的腰肢,耳边传来叶凡的声音:“我赢了。

  ”时速八十里,一个大活人竟然能追上来,云鸽脑袋懵了,一失神,车子打晃差点撞路边去,险险回过神稳住,把车速渐渐降下来。

  把车停在路边,云鸽回过头大骂:“混蛋,你不要命了?”羞怒带着点慌乱,娇艳欲滴的红唇泛着少女特有的魅惑,美眸泛着妩媚,一副诱人垂涎欲滴的俏模样,叶凡心动,托着云鸽的小蛮腰把她掉了个个,让她和自己面对面,坏坏一笑,低头吻下。

  叶凡的嘴吻到了云鸽的手心,云鸽把他的脸推开了点,厌恶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手,“谁叫你亲我的。

  ”叶凡笑道:“我们刚才打赌,你该不会不认账了,身为一名警察,说话不算话好吗?”云鸽一双大眼睛在眼眶里咕噜噜转了两圈,娇蛮道:“你胡说,我才没和你打赌。

  你快下去,否则我不客气了!”云鸽装凶,却没半点儿凶样儿,叶凡心知她已经服帖了点。

  放过她,没那么容易,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只要现在自己亲了怀中美人儿,再不怕她忘了自己。

  打定主意,叶凡一手揽着云鸽的小腰朝自己怀中紧了紧,一手勾住她的下巴挑起俏脸,再次吻下。

  眼看着就要被吻上了,云鸽不知道怎么是好,忽然间不远处‘哐当’一声巨响传来,她下意识侧目看去,一辆私家车极速朝着她这里冲过来。

  叶凡和云鸽在路边上打情骂俏,路中间逆行道一辆奔驰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控撞向这边一辆正常行驶的高级红旗车。

  伴随一声巨响,两车猛烈撞击后,奔驰车打个旋转侧翻过去,车身和路面擦出刺耳的声响。

  车头瘪了大半,失控的红旗车直直的朝着叶凡和云鸽冲过来,眼看着躲闪不及了。

  红旗车车速起码时速八十公里,等云鸽发现时,车子已经距离他们只不过六七米,以普通人来说,压根没时间躲避。

  突然间,云鸽觉得腰间一紧,人就像是飞一般腾空三米多高,堪堪躲过了高速撞过来的车子。

  危急中叶凡抱着云鸽,脚踏摩托车身猛然跳起来躲避,等落下来时候红旗车已经过去,但刮起的劲风吹得两人身形不稳,头朝下落地。

  在即将撞到地上时,叶凡单掌按地,使劲一按,抱着个人来了个拉风的前空翻后稳稳落地。

  奔驰车翻滚着冲出二十多米远,又撞上一辆车才停下来,看车身瘪的样子,里面有多少人都活不成。

  红旗车撞倒云鸽的摩托车,碾在车轮下,压烂了摩托车,也改变了自身的平衡,车身一侧拔高,翻了个转儿,车顶贴地冲向路边庄稼地里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云鸽整个人懵了,不带这么吓人的。

  叶凡心里那个恼,贼老天,我不就要吻一个极品美女嘛,你至于给我整这么一出?‘轰’的一声巨响,出车祸的奔驰车剧烈爆炸,车身烧起熊熊大火,四下里车辆行人纷纷躲避。

  奔驰车上人是没得救了,叶凡放开云鸽,大步冲向红旗车,兴许里面还有活人。

  红旗车底朝天冲出路面,栽在路边田地里,油箱已经漏油,叶凡来到车边,用硬力拽开一侧车门,看清里面有三个人,一个司机,后座两乘客。

  司机脑浆迸裂,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叶凡把车后座两人拽出来,抱到离红旗车十多米的地方放下,以免被红旗车可能发生的爆炸波及到。

  云鸽被叶凡放开,没了支撑,因神智慌乱一屁股跌坐在地。

  屁股吃痛,人倒回过神来,四下看了看,瞅见叶凡在救人,赶忙儿跑过去帮忙。

  叶凡把两个伤者平放在地上,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势。

  两个伤者为一老者一少女,各自身上多处伤口,最致命的是少女的脸被撕裂开一大块,半张脸的脸皮可怕的耷拉着,因没脸皮的遮掩,半边脸的眼珠子骨头牙床等露在空气中,鲜血直涌。

  老者则肚子破了,肠子露出来好大一截,随着他的呼吸而蠕动着,两人的伤势都恐怖极了。

  少女晕死,老者虽然重伤,但还没晕,一双精芒四射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叶凡,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指着边上少女,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声,叶凡读懂唇语,老者说的是:“别管我,先救她。

  ”看清两个伤者的伤势,两个好好的大活人一下子变(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成这付模样,云鸽眼睛顿时湿了,一手捂着嘴,怕自己哭出来。

  叶凡说道:“你哭什么,他们死不了,赶紧报警。

  我忘了,你就是警察,快联系你的同事。

  ”叶凡知会了云鸽一声后,动手为两个伤者治疗,先用内气封住他们伤处周遭的的血管阻止大出血。

  “老爷子,我会尽力救你们,但勾魂的小鬼儿已经到你们俩身边了,能不能救回来你们,可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千万要撑住了,谁喊你们走,你们都别走。

  ”对着老者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后,叶凡把少女被揭开的脸盖回原位,顾不得血肉模糊,一手在上面画了一个符文,口中念道:“驱邪治鬼,肉身速速还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随着话语落下,一道柔和的白光在叶凡手中闪现,渐渐将少女的头颅包裹住,继而包裹住她的全身,在白光中,少女的伤处快速愈合着。

  片刻后,白光回到叶凡手中隐现不见,少女的脸已经恢复如初,只上面挂着一些血迹,身体各处大小伤口已经痊愈。

  治好少女,叶凡额头冒出细汗,刚才的治疗耗费了他不少的内气和体力。

  老者已经晕了过去,叶凡抹了把汗,把手按在老者的腹部,如法炮制救人。

  不多时,老者的肚子开始蠕动起来,肠子吸回腹中,肚皮很快愈合了。

  治疗完毕,叶凡吐了口气出来,“还好两人都命大,全救回来了。

  ”边上,云鸽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两个眼看着要死的人,顷刻间伤口愈合,没事了。

  “怎,这怎么可能!”“别一惊一乍的,不就救两人嘛,有什么不可能,我国地大物博,能人异士多了,你没见识而已。

  ”叶凡说道。

  累得不行,身上有些发软,叶凡干脆倒在田地里躺着,瞅了瞅自己刚内定不久的小媳妇,朝她勾了勾手指,“实话和你说,我虽然不是神仙,但是打小儿被几个半仙抓了去抓了去修仙,说是修道也行。

  几个师父说什么我骨骼惊奇,福缘深厚,是百年难遇的修仙材料,硬把我抓去,让我修炼,刚才用的是中医脉络学配合仙法施展出的医术。

  ”原本压根不信叶凡的鬼话,但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不由得云鸽不信,蹲在叶凡身边,问道:“你真的是神仙?”“或许有,但我不是,我应该还是凡人一个,要不然怎么找你这么个亲亲好老婆。

  ”叶凡说着,手不老实的拉住了云鸽的小手。

  “没正经,谁你是老婆!”云鸽嗔了一句,却没打开叶凡的手,目中多了份柔情,“呐,你早前说的话算不算数?”“什么话?”云鸽说道:“教我仙术。

  ”叶凡坏坏道:“没问题,不过得你成了我老婆才行。

  一起修炼哦,嘿嘿嘿。

  ”云鸽嗔道:“谁理你。

  ”很快,几辆警车从花都方向过来,几乎前后脚,两辆救护车赶到。

  云鸽留在现场协助同事勘察事故现场,告知事故发生的情况,叶凡陪同医护人员送两个伤者去花都市就医,临走前要了云鸽的电话号码。

  一老一少两个伤者的伤早已经给叶凡治好了,就是虚弱了点昏厥了过过去,他们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刚进花都市市区,叶凡瞅见路边站着一个人,赶紧叫停车子,走了下去,“老婆,你怎么在这里。

  ”于梦瑶就站在路旁,看到叶凡后,眼睛先是一亮,却马上别过头去,“你谁呀,我不认识你。

  ”短短时间,于梦瑶已经换了套衣服,身上一件米黄色过膝连体礼裙,脚踏低跟凉鞋。

  礼裙非常保守,可是还是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身前让人羡慕,诱人极了。

  

  我跟我老公的钱从来都是各用各的,也就是生小孩那段时间是用的他的钱!他父母从第一次见面每年包红包都是10块钱,记得我第二次去他家的时候我还给他父母800块,算是孝敬他们。

  结婚的时候我敬茶给他们喝,给我包的红包是20块,结婚的彩礼钱也全是他们拿去了,他们给自己买按摩床,高级饮水机,高档保健品,我也什么都没说。

    你生小孩那年没上班用的都是我儿子的钱,你要赔,以后每个月小孩你都得出抚养费,小孩你也不能带走!  2006年因为怀孕反应太大,怀孕两个多月后就没有上班了,老公让我在家里休息,后来宝宝出生第四个月,我就去公司上班了,中间也就刚好一年时间没有上班,去年年底,把宝宝送回去给老公父母带。

    今年年初三,跟老公的父母说我要把小孩接到身边自己带,这样对小孩比较好,老公的父母不同意,然后老公他爸就对我说:你一家人都没文化,没素质小孩跟着你以后也不会有出息。

  我一听他们这句话我就气得不行,说我没文化可以,再怎么说我爸也是人民教师,并且在农村自办了小学,我当即就说算了,我没文化,没素质,让你儿子去找个有素质的好了。

  极品公婆每年给十块钱红包  他们一听就问我:你的意思就是要离婚了,好,我们也同意,不过你生小孩那两年没上班用的都是我儿子的钱,你要赔,还有小孩的抚养费你也得出,还有以后每个月小孩你都得出抚养费等等,还有小孩你不能带走!  天啦,他们是不是早就算好了,我就说你们才带了两个月宝宝,我每个月都给了500块奶粉钱,你还要什么抚养费?另外生小孩你以为是我愿意啊,那还不是你们家的,是我一个人的还差不多,我老公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我当时真的是气得失去理智了,我就在收拾行李准备回深圳,谁知他父亲这时居然说了一句把她赶出去,我想那个家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我摔门而出,我老公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一回到深圳我就打电话给我老公说离婚的事,我老公在电话里又是哭,又是道歉,我后来冷静了一下,想到宝宝那么可爱,又有点不忍心,我答应他暂缓一段时间,过了年老公回深圳上班了,我们谁也不提过年发生的事,小心的相处,但没过多久老公就突然跟我说他辞职了要去另外一家公司。

  极品公婆每年给十块钱红包  那公司离我这有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以为他是找到更好的工作就支持他去,谁知道在我老公计划搬东西的那天,本来他是说中午去然后有朋友一起吃饭到下午三点还没走,他父母就打电话过来,我听得很清楚,他父母在问他你怎么还没走啊?还不走?  现在我老公离我三个多小时车程,我女儿离我六个多小时车程,一家人天各一方,他父母应该满意了!  另外有一点,我跟我老公的钱从来都是各用各的,也就是生小孩那段时间是用的他的钱!他父母从第一次见面每年包红包都是10块钱,记得我第二次去他家的时候我还给他父母800块,算是孝敬他们。

  结婚的时候我敬茶给他们喝,给我包的红包是20块,结婚的彩礼钱也全是他们拿去了,他们给自己买按摩床,高级饮水机,高档保健品,我也什么都没说。

    我小孩从出生到现在18个月了,他父母就只给我宝宝花了五块钱买一块花布做了一条背带,其它什么东西都没买过。

  极品公婆每年给十块钱红包  要争取最好的结果。

  第一,再过几个月,你的孩子就大到可以送幼儿园了,你上班相对来说会轻松一点。

  第二,等你的事业相对稳定一点了,可以给自己和孩子更好一点的环境。

  所以现在的忍辱负重是值得的。

  而且,你也需要再观察一下你的老公。

  有时,等孩子上了幼儿园,不用与他父母打太多交道的时候,夫妻关系会有所改善的。

  但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再完全依赖你的老公和他的家人,要确信自己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日子还能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这完全是心理上的东西。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749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458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654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759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7475.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4633.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295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wristband.xyz/twa.aspx?1815.html